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8-14 19:35:03

                                                        美元的结算份额下降,当然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也会下降。这就造成了对美元在后冷战时期所形成的金融霸权的巨大挑战。美国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呢?我们都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美元的背后是美军,有美军撑着的美元才是美金。美军对美金的支撑需要一套制度来维护和巩固,这就是所谓的美制,美国的制度体系要求大家都接受,你接受之后美国的金融资本才能方便的占有你的收益。制度转轨这个概念就成了各个发展中国家最常见的说法,往往包装成各种普世价值,要求你必须接受。比如原来说让中国融入,就是让中国按照美国的制度设计来进行改革,你没按照这一套改,你就属于被美国排斥的目标。

                                                        德媒报道称,中国有超过8亿人使用微信,占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总量的90%以上。对于中国的“Z世代”,微信可以说是他们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伙伴。微信有多种功能,无论聊天、购物、付款还是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微信都可以提供服务。

                                                        如果这时候中国不得不继续对外开放,你们可以制裁我们,我们仍然欢迎你们作为资本力量继续进入中国,其实就是双方不对等。在不对等条件下,就意味着,这些年所形成的实物资产会被别人的金融资本货币化。因为当前世界上主要工业化大国中,只有中国还存在着资产正收益,西方因为债务过高,资产收益接近零甚至大量资产是负收益。所以大量西方资本迫切涌入中国,结合对中国的制裁,导致中国国内实体资产价格迅速下跌,正好就是人家来抄底割韭菜的时机。

                                                        但同时,我们必须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必须练好内功、夯实基础,这包括什么呢?主要是乡村振兴战略和城乡融合战略。乡村振兴、城乡融合能够有效的练好内功、夯实基础,因为乡村振兴无外乎就是稳定大量低收入人群以生态为生存依据的基础。过去中国在2004年就提出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战略,是让行政村一级基本上实现“五通”,下一步乡村振兴战略就是让自然村这一级也实现“五通”。

                                                        四、老冷战时期中国的应对经验

                                                        或许也会有很多人说,这样的金融制裁导致美国现在的结算体系受到巨大的冲击和影响,它的信用会下降。但如果是西方各国统一制裁,它在整个西方世界就不会失去信用,因为他们一致认为,比如南海冲突是因为中国扩张等等。中国国内很多人分析,中国有东风21导弹,不用担心。但这是纯粹看军事实力,如果人家打代理人战争,不直接打你,策动某个南海相关国家来发动战争,由他们提供大量军火、情报和先进技术,甚至配合着搞一些对你国内基础设施的攻击,比如电力等等。结果呢,你还不能打他,因为他挑起的是代人战争。

                                                        乡村振兴战略和城乡融合战略,其实就是在城市发生各种各样危机的时候,要让城乡之间的交流,特别是要素的自由流动,乃至于人的自由流动,成为一个新的趋势。城里人可以大量的下乡,甚至可以在乡下有谋生的条件。因为当大的危机爆发的时候,往往是“大乱避乡,小乱避城”,城市几乎要靠大量的外部输入能源、原材料才能维系,当外部的能源、原材料中断的时候,这种城市化的生存方式就会受到巨大的挑战,城乡融合就是我们应对这种非理性的新冷战挑战的重要战略。

                                                        接着,由于中国生产规模越来越大,变成了世界第一大能源进口国,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第一大农产品进口国,等等。那我们有没有可能因大量进口而具有这些产品的定价权呢?中国提出用人民币来建立石油期货结算,建立铁矿石期货结算,这是中国试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为了让世界各国放心,中国甚至提出人民币结算可以黄金作为基础保证。这样一来,对那个过度虚拟化的美元体系来说,就无异于切了人家的奶酪。原本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当中国大量向美国出口廉价商品,并且把获得的贸易盈余回投到美国资本市场的时候,美国提出的叫中美国,甚至提出这个世界应该是中美共治,叫做G2。这是美国当年的国务卿说的,中美之间的战略关系是最好的关系。可到第二个十年就改变了,就是因为美国发生了华尔街金融海啸,美元信用下降,中国资本扩张和人民币金融的国际化动了它的奶酪。

                                                        NPR援引一名直接参与这起诉讼、但未被授权代表该公司发言的人士的话说,这起诉讼将提交给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因为TikTok的美国业务总部就在那里。报道称,TikTok将在诉讼中指控特朗普直接签署行政令的举动涉嫌违反美国宪法、行政命令中对TikTok的指控毫无根据,以及特朗普越权等问题。

                                                        无独有偶,这种带有明显的、以文明冲突论为意识形态的内容,现在又被美国顶层精英再次提出,就是斯金纳,她对中美矛盾解释得更直白。她说,老冷战时期跟苏联的斗争,美国信仰自由主义,苏联信仰马克思主义,但马克思的理论也是自由主义的,只不过是自由主义的极端化,过于激进了,所以还是一个体系。她说,马克思是德国的犹太人,还是西方文明中的一个部分。今天他们在解释老冷战、在逐渐淡化当年使用的各种各样你死我活的斗争手段时,开始从意识形态上提出一个“与时俱进”的说法,美苏同属西方文明,是可以对话缓和的,而正在崛起的东方文明,才是他们既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的,他们不可能容忍这个东方文明成为世界主导,这是对整个西方文明的挑战。从2001年美国领导人提出“新十字军战争”,到把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拿过来变成美国现在的所谓意识形态,也有点像当年对日作战,他们把日本当成东方文明的一个代表,在那个阶段曾经形成过非常简单的划线。